首页 最新消息

国家的QE若继续实行量化宽松政策是否会演变成国家的量化宽松

2020.05.22

国家的 QE如果继续实行量化宽松政策,会不会演变成国家的量化宽松?如果政府可以给银行印钞票,难道就不能给自己印钱吗?在我们现今的货币制度下,政府以一定的利率从准私营中央银行那里借钱,央行通过私营银行将债券卖给公众。这一模式是建立在金本位制度之上的,这一做法由私营英格兰银行将黄金借给君主演变而来。但现今,如果政府想要增加货币供应,原则上可以印更多的纸币,毕竟,钞票不是黄金。比如说,美国政府可以恢复林肯时期的绿背。难道这一做法不比让后代背负巨额债务更让后人省心吗?比如说,在金融危机发生以后,美国和其他国家选择通过降低利率的方式来刺激需求。此举的净效应是减轻了衰退,但居民和企业过度举债,增加了信贷泡沫。除了借钱还利息之外,还有另一种刺激经济的方式,就是不断创造除供应之外的货币。阿代尔 ·特纳指出:“超发货币可以在不增加债务的情况下刺激需求。这种做法会提高真正的产出,或者会增加通货膨胀,让利率更快恢复到正常水平。的确,银行可能会通过创造更多的私人信贷放大刺激,但是它们会受到更高的法定准备金的限制。因此,不存在拒绝这一观点的技术原因,让人担忧的是我们一旦打破了这个禁忌,货币筹资的赤字可能会被大规模滥用。”9的确,在名义货币下,私营部门在货币创造过程中的作用不再那么明显。英格兰银行最初救助国王是因为国王 “大而不能倒 ”。但如今这个角色好像反过来了:国家必须对银行施以援手,因为银行 “大而不能倒”。尼古拉 ·奥里斯姆在几个世纪之前就指出,让国家控制货币供应是有风险的。政府要一直抵制超发货币、产生通货膨胀的诱惑。私营领域也可以印制大量货币,但很少承担风险,因为政府总会替他们善后。我们仍将其他危险的事情交给国家去办,包括核武器。民主国家有选举这样一个安全机制,意味着万一出现管理失误,选民有权力采取行动。

私营银行的另一个主要职能是通过 “部分准备金 ”机制增加货币供应。在金本位下,这样的安排是恰当的。但如今的银行可以任意创造大量的货币。这一关键作用让私营银行获利颇丰。我们在第六章就讨论过,结果是银行极易影响政府决策,银行没有制衡政府,反而左右了政府。102014年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声明美国根本是由经济精英管理的,而公众对政策决定的影响力“几乎为零”(这显然和之前所说的民主的优势不符)。11弗雷德里克·索迪、欧文·费雪、米尔顿·弗里德曼、赫尔曼·戴利(Herman Daly)和法兰克·奈特(Frank Knight)(出于不同的原因)提出了一种叫作百分百准备金银行或完全准备金银行的替代性制度。奈特在1927年对索迪的《财富、虚拟财富和债务》(Wealth,Virtual Wealth and Debt)的评论中写道:“商业银行系统对交换媒介进行复制,社会给商业银行支付利息从理论上讲是可笑、荒谬的,尤其是当公共机构以几乎为零的成本履行这一职责时。由于复制货币的效果仅仅是抬高价格水平,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这一做法还有严重的负面结果,尤其是严重影响了整个经济系统的稳定性。”12为了避免在过渡阶段的通货紧缩,政府会发行新币,并将新币借给银行,让银行的准备金达到标准。完全准备金银行会在国家和私营领域之间建立一个新的权力分野:前者负责发行货币,而后者只负责通过贷出已有货币供应安排融资。13由于银行将不会参与货币的创造过程,只是负责现有资金的回笼,发行新币的铸币税利润会直接交还政府。马丁·沃尔夫在《金融时报》上解释说,数量是很可观的,英国政府“如果没有借款和税收,财政赤字极有可能达到 GDP的4%”。14在冰岛,全球金融危机让整个银行业都垮了,冰岛首相近期批准了一个依照百分百准备金银行原则实施货币政策的改革方案。15瑞士也正在计划对百分百准备金银行举行公投(虽然瑞士频频举行公投)。从复杂性科学的角度来看,百分百准备金银行的优势在于可以简化货币系统,消除一些扰乱经济的正反馈循环。

作者 : 币圈天道区块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