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相关新闻

中本聪是谁及其历史贡献

2020.05.23

        作为“比特币之父”与”区块链技术之父”的中本聪,究竟是何方神圣?其真实身份一直以来为世人所关注。最近几年,随着区块链技术的热度越来越高,世界各地陆续有人声称自己是“中本聪”,最后都无法拿出关键性的证据来证明自己。后来人们发现这些冒充者,绝大多数都是借机炒作自己或炒作自己的数字货币项目。事实摆在那里,从2008年到2020年,没有一个人拿出足够的证据自己是中本聪。

      这些年来,不少媒体、专家、学者都试图找出中本聪,但都一无所获。为什么要找出中本聪,这么难呢?从密码朋克邮件组里,中本聪留下的信息来看,中本聪不仅是一位富有创造力的资深高级程序员,而且还是一位出色的网络安全专家。他熟悉编程、加密算法、网络技术和网络加密工具,他很清楚如何隐藏自己的身份。中本聪之所以刻意的隐匿自己的踪迹,关键在于确保自己的人身安全。因为在他之前也有人发明过电子货币,有的工程师为此还坐过牢。由于比特币不依赖于传统的第三方中介,尤其是商业银行,甚至某种程度上还可以取代中央银行。如果发明者的身份暴露,恐引来牢狱之灾或杀生之祸。因此,对于他来说,隐藏身份、消除网络踪迹、确保自身人身安全比什么都重要。为避免泄露聊天的IP地址,他采用了洋葱VPN,这是美国中情局专用的加密通信方式,无法破解。该软件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被泄露到网络上,后来被密码朋克组织获取到了,被一些密码极客用来防止国家机器的监控。由于早期的比特币社群和核心开发人员,都没有见过中本聪本人,加之他一直一来小心谨慎的隐匿踪迹。因此,对于中本聪到底是谁,至今一直是个谜。前些年,美国华尔街的金融机构认识到比特币对传统金融系统构成威胁,多家媒体以及中情局、联邦调查局都曾试图找出中本聪,但最后都无功而返。自从2009年1月3日比特币诞生以来,2010年中本聪就逐渐淡出比特币社区,最后一次露面是在2011年初,他留下了这样一句话。“我开始干别的事了”。从此,他便消失在了无边无际的网络世界里。

      业内普遍认为,由于互联网上的信息可以随意复制和粘贴,因此,要证明谁是中本聪的唯一方式,就是解开比特币创世区块的加密密钥,或者完成一笔从创世区块钱包转到指定钱包的交易。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人完成创世区块的验证。因此,所有声称自己是“中本聪”的人皆不足信。也有的研究专家认为,中本聪或许是一个组织或者团体。笔者认为,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一是区块链技术已经获得世界公认,这是一份改变人类命运的技术与殊荣,所有人都想获得这份荣耀,发明者不必为此隐藏身份,何况是团体?毕竟在团队成员之间是存在认知差异的,有些人渴望荣誉,而有些人不在意,因此很难取得一致的意见而保守秘密。二是在讯息如此发达的今天,通过网络、媒体、电邮、社交等都可以将信息传递出来,团队或组织要维持保密状态,非常困难。三是美国一些情报机构已经为此调查过,如果是多个人的团体和组织,那暴露的风险就呈几何级增长,很难避免不被情报机构追踪到蛛丝马迹,尤其能够监控全球的美国情报机构。

一些技术专家,程序员、作家们普遍认为,中本聪必须满足以下几个基本特征:

1、一位技术极客,有着丰富的编程经验;

2、熟悉加密算法和网络安全;

3、熟悉金融知识,或有着金融行业经验。

对于中本聪为何不公开身份的猜测,大概有这么几种可能:

1、中本聪人还在世,但创世区块的钱包密钥丢失,以及各种能证明自己身份的文件也已经遗失或者无法被认定,因为计算机里的文件都是可以随意复制的,很难证明自身。除非有创世区块钱包密钥。

2、中本聪人已经去世了,其私钥也没有来得及交代给后人或亲近之人。这种情况下,人们想要知道谁是中本聪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3、中本聪本人还在世,私钥也保存良好。但他还想再等等,让区块链技术有更多的落地应用,让区块链成为世界的基础设施以后,他才决定是否公开自己的身份,因为过早暴露身份不见得是好事情。传统金融世界的权贵们,是不会愿意看到一个去中心化金融系统成为现实的。过早暴露身份,不排除他被暗杀或被制造意外,传统金融系统完全可以通过制造恐吓、恐慌来阻止去中心技术的落地,迟滞去中心化世界的进程,为传统金融系统转型赢得时间。

4、中本聪人还在世,私钥也保存良好。由于中本聪是去中心化思想的缔造者,那么在这种思想和信念之下,他极有可能自我约束,避免因他的出现而令比特币丧失去中心化特征。由于去中心化,因此,他不便于公开自己的身份。由于去中心化的理念,他执意从比特币的领域退出,以便真正让区块链技术成为这个世界的基石。从中本聪发布的比特币白皮书来看,他无疑是一位渴望改变世界的极客,为了去中心化的理想和愿景,很多人认为他可能到死都会守住这个秘密。至于他持有的100多万个比特币,可能会在区块链成为普世技术的时候,才会考虑是否开启这一金矿。当然,也可能不会动用这笔财富。

      当前市场上流通的加密货币常见的都有4000多种,为大众熟悉的至少也有1000多种,但目前真正做到去中心化愿景的只有比特币。大部分加密货币都是由公司或组织机构开发的,一些社区项目声称去中心化,实则离开了一部分核心开发人员,该项目立刻就无法继续。例如以太坊的Vitalik,EOS的BM。这些核心开发人员是这些项目事实上的“中心”。也就是说,真正做到了最大去中心化的项目,截止目前,只有比特币。

澳本聪及其骗局

在一些声称自己是“中本聪”的人里,克雷格·赖特(Craig Wright)是一个另类,或者说是一个奇葩。围绕他是中本聪和拥有110万个比特币的官司打了几年,最后美国法庭对其所有的声明皆不予采信。加之,其本人多次在媒体和社区中撒谎,这个人简直达到撒谎成性。因此,区块链行业里的一些技术大牛、包括比特币社区都认为他在说谎,中文社区都叫他“澳本聪”。普遍认为他不是中本聪。理由如下:

1、中本聪有着极高的编程水平,熟悉加密算法,而赖特本人并不会编程,也不具备加密方面的知识。

2、赖特本人多次对媒体、社区撒谎,甚至连他的人生经历、学历、拥有的专利、学位都要撒谎。因此他的言论很难让人信服,他还多次声称“比特币是骗局,是传销”等之类的话,这完全不符合“比特币之父”的言行。他做这一切就是为了炒作他的项目——BSV。

3、媒体最早将赖特的身份与中本聪联系起来是在2015年末。2016年5月3日,赖特向美国三家媒体承认自己是中本聪,但同样也没有拿出任何可信的证据。还有,从2008年到2016年,他也没有解释清楚创造比特币的过程,以及这期间他具体做了些什么事情。这很难让人相信他就是中本聪。

4、围绕他与艾拉·克莱曼的官司,也无法证明他就是中本聪。美国法官认为,赖特采用提供假证据、难以证实的材料,以及多次制造所谓的“托管信使”,他向法庭提供的比特币白皮书、比特币的早期钱包地址都是可以从比特币官方网站直接复制下来的,这谁都可以办到。根本没有任何的可信度。地方法官布鲁斯·莱因哈特直接怼克雷格·赖特:你的证词毫无可信度!

5、那么,艾拉已经去世的兄长大卫·克莱曼是否是中本聪呢?艾拉认为他的哥哥才是中本聪,赖特伪造了文件和相关合约,意在窃取属于他哥哥的110万个比特币。其实,大卫是中本聪的可能性也很小。从已经掌握的情况来看,中本聪是个极其谨慎的人,他不太可能在现实社会里,大张旗鼓与赖特合开公司,还到处宣传制造比特币,这样很容易被美国情报机构调查出来。再有,也没有证据证明大卫具有编程经验和金融行业的从业经验。这一切可能都是赖特为炒作他的加密项目BSV编造出来的故事。当然,不排除这种可能:大卫和赖特早期可能参与过比特币挖矿,那么,合伙开公司挖矿就比较顺理成章了。

哈尔·芬尼与中本聪

    “中本聪” 是一个常见的日本名字,相当于英国的“约翰·史密斯” 。因此,也有不少人认为中本聪可能是一位日本人,也有人说他应该是一位欧洲人,甚至还有人说他是一位中国人。因为按照“中本聪“字面意思是:中国人本来就很聪明。不过,是中国人的可能性最低。理由也很简单,中国人不具备如此高超的创新思维和能力。在数字技术这个领域,中国人从来就是跟随者,而非创新和创造者。在已知的早期比特币的参与者里,如果非要找出一个最接近中本聪形象的人,笔者觉得,最有可能的是已经去世的哈尔·芬尼。哈尔·芬尼是众人皆知的密码学大神,也是“密码朋克”组织的重要成员,他开发了工作量证明,而比特币也采用了这种共识机制。此外,他还是人们已知的第一个接收比特币的人,他本人也承认,参与了比特币早期的一些开发工作。另外,哈尔·芬尼本人患有渐冻症,自2011年以后,他的身体状况日益恶化,以至于不得不长期住院治疗。这刚好与中本聪从人们视线中消失的时间吻合。按照《福布斯》等一些媒体猜测,哈尔·芬尼完全可能用“中本聪”这样一个名字来虚构出一个人物,以掩护自己的工作。

第一个也许是最后一个去中心化系统

       比特币已经形成全球化的共识和社区,作为区块链技术的第一个杀手级应用,比特币在区块链技术领域注定了所具有的先发优势。后来的区块链项目可能会有一些新的技术超越它,但却很难达到如此高的共识。共识的达成是艰难的、缓慢的。在过去几千年的人类文明中,人们达成共识只能依靠强权,而强权控制下的共识只能为强权这个中心服务,去中心化的共识在既往的人类历史中根本不存在。正因为如此,开创了去中心化系统的比特币才更能为世界所珍视。至于中本聪是谁,其实已经不重要了。正如中本聪本人所倾心热衷的去中心化理念。没有中本聪的比特币才是真正去中心化的区块链,而现在市面上流通的无论是有币区块链还是无币区块链,都存在事实上的中心。以太坊离开了Vitalik,EOS离开了BM,polkadot(波卡)离开了Gavin Wood,会如何?人们很清楚。因此,比特币之后的项目或多或少存在一些核心人物或公司这类中心化组织。比特币之后很难再现这类去中心化的项目,因为它违背了人人追名逐利的常识,颠覆了普遍的价值观,也超越了人性的贪婪。用著名思想家尼采的话来说,比特币的价值观是“超越了一切善恶的彼岸”。它连接了现实世界与理想世界,它在冷酷的现实与乌托邦的愿景之间搭建起了一座通往未来的永恒之路。

去中心化的智慧

      比特币及其底层技术——区块链,中本聪以前所未有的创造和发明,证明了人类在中心化系统和中心化道路上所付出的高昂成本,以及为争夺中心化的控制权、话语权所制造的血腥与杀戮。对一些区块链的专家来说,中本聪犹如外星降临人类的魔法师一样,用数学与算法打造了一个坚如磐石的新世界,用去中心化思想的内核诠释了一个去中心化的宇宙图景,在这个浩瀚的宇宙中,不仅有星辰、大海,更有算力的奔腾和共识的伟大。

       在传统社会的中心化金融体系里,人类为了保护金融安全,发明了中央银行、商业银行,为了保卫货币安全,又发明了政府、法律、警察、监狱等国家机器,为了保障这些机构正常的运转,又安排了数以百万、千万的工作人员,修建了各种森严壁垒的高楼大厦、地下金库,布置了数不胜数的监控、安保、红外探测、防爆装置,增设了运钞车、荷枪实弹、如临大敌的安保人员等等,并为此浪费了不计其数的民脂民膏。中本聪用区块链技术告诉世人,保卫金融和货币安全,根本无须这么复杂,仅仅用一种数学和算法共识就可以做到,成本低廉到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这就如同一帮彪形大汉搬运巨石,阿基米德说用一根杠杆就可以解决。比特币作为第一个去中心化的货币金融系统,已经在网络上安全无虞的运行了十一年,至今没出现任何一个纰漏。它远比所谓的传统的中心化系统更加稳健、更加牢固。作为一种公开的“钱”就放在网络上,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却没有任何人能够盗取。更令人好奇的是,这个去中心化系统居然没有一个组织或公司为此负责,在比特币的网络里,没有组织,没有公司,也没有董事会、CEO,也没有专职的管理人员,没有任何运维工程师,也没有任何的安保人员,当然就更没有高墙、安保设施了。如果说传统世界实行的是人海战术,那么比特币及区块链则象征着更高级的智慧,这就如同用一台计算机就远比数十万人运算得更快更准确是一样的道理。

      对于一些狂热的粉丝而言,比特币就像货币世界里的某个鬼故事,对如临大敌、森严壁垒的中心化系统发出了一个巨大的嘲讽;对于一些技术极客而言,区块链恍若某种末世的神秘武器,在这个晦暗的中心化世界里反衬出其耀眼的光芒。对于世界而言,它正在成为一种新的思想和全新的价值体系;对于憧憬未来的数字社会而言,比特币及区块链技术正在走向神坛。

新冠状病毒疫情与比特币

       截至5月,新冠状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导致全球300多万人确诊,数十万人死亡,然而,疫情远没有结束,更为可怕的是病毒之后的经济、金融疫情。为应对病毒带来的经济压力和就业冲击,世界各国不得不砸开货币的泄洪闸,任由主权债务泛滥成灾。截止目前,还无法确定疫情是否会带来经济大萧条或大通缩,但无论是否存在通缩,都极有可能带来货币的大通胀,由此引发系统性金融危机。与人类已有的经济危机不同,这次是全球在少生产、或不生产的情况下,疯狂滥发货币,仅美国为了对抗疫情,就已经增加了2.5万亿美元的债务,美联储宣布无上限的拯救经济,意味着美元将突破任何债务上限,而此前,美元债务已经高达20多万亿美元,这还不包括其国内数十万亿美元的医疗债务。问题是,美元虽然是美国的主权货币,它同时也是世界货币,全球主要的货物贸易、各国央行储备、债权债务都是以美元计算的。因此,可以预见,远比2008年次贷危机更严重的全球金融危机已经为期不远。

       比特币作为一种去中心化的金融货币,它摆脱了传统货币体系的束缚,由于总量有限,全球当前流通的仅1800多万枚,且每一个比特币都有算力成本,因此,作为一种对抗严重通胀的对冲工具,比特币素有“数字黄金”之称。全球货币体系如果以美元霸权作为第一级,其他具有实力的主权货币可算作第二极,作为第三极的比特币才刚刚露出冰山一角。

      从疫后世界经济和地缘政治格局来看,这个世界早已被政客、政治精英们玩坏了,玩烂了。贸易战、经济战、石油战、军事对抗、中东危机,亚太平衡,印太战略等等,地缘政治早已复杂到,用地球最高算力的超算都已经无法权衡利弊的程度了。世界正在走向分崩离析,作为地缘政治的新势力——比特币正在崛起,而作为其底层技术的区块链正在上升成为数字社会的基础设施。作为一种对抗“黑天鹅”——不确定性事件的工具,它带来了更多的选择。

怎么评价中本聪的历史贡献和历史地位?

     无论是宇宙万物,或自然界的进化,还是从科学技术本身的创新来看,创新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都是一点一滴微小的创新,逐步累积而形成的更大的创新。技术从来都是叠加和组合而成。也就是说,创新的本质其实就是一个乐高积木,一点一滴地搭建起来的,通过不断的组合式创新,形成更高级的创造。达尔文在解释自然进化的时候这样写道:从简单而不完美的眼睛到复杂的眼睛,中间存在“无数的过渡形态”,“每一级形态对拥有者都是有用的微调”。事物总是从简单到复杂系统的积淀。从科学技术上来说,牛顿之所以取得举世瞩目的科学成就,他自己曾经说过:如果说我看得比别人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正因为站在前人的创新之上,才有可能取得更大、更复杂的科学成就。但人类并不因为牛顿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就贬低牛顿的伟大贡献。再例如手机,最开始是只能打电话,后来加入摄像的功能,再后来加入播放器的功能,以此通过不断的组合式创新形成今天这个拥有众多功能的智能手机。这就是创新和创造的本质。从简单到复杂,从单一到多元化的进化,但我们并不会刻意地贬低乔布斯发明智能手机的贡献。怎么到了中本聪这里,被一些中国人认为其技术仅仅是传统的分布式备份、分布式数据库了呢?更有不少人认为,去中心化没什么用。有没有用,也不是个别人说了算的。正如互联网刚刚起步的时候,也有媒体说互联网没啥用,最后倒闭、破产、死掉的恰恰是这些说没啥用的媒体或顽固不化者。            

       这个世界发展到今天,科技已经瞬息万变,变革随时都在发生,如果某些人对技术的本质和变革不理解,那么,这只是他或她自己的问题。某些人的思想观念依旧还停留在农业社会、工业社会,这些过时的、被淘汰的思想观念如何能理解数字社会?人们普遍存在这样一个毛病:就是凡是不符合自己意愿和观念的,都是错的。但社会后来的发展,却用无情的事实告诉他:错的一直是他/她本人。你能指望一个种地的农民理解人造卫星、计算机的重要性么?很显然,不能。对于区块链和比特币,以及去中心化的思想内核,也不能指望那些愚蠢之辈真正理解它们。

      1999年,美国《时代》杂志评选上个千年最有影响的人物,包括牛顿、爱因斯坦、爱迪生等科技巨擘都入选榜单,但有一个人却排在这些科学巨人的名次前面。他就是发明了印刷机的古登堡。在前10名最有影响的人物中,除了一些帝王,古登堡排在思想家、科学家的最前列。为什么?很简单, 印刷机大幅降低了知识的成本,实现了知识的快速复制,它带来的是知识的变革。同样,对于中本聪而言,他不仅仅是一位技术卓越,超越前人,更重要的是他完成了一次技术性的飞越——即去中心化的技术,使得人类第一次可以用技术来实现民主和社会治理。第一次用程序和代码,第一次用技术跳出了权力的封锁。它展现了一种臻于完美的去中心化的金融和货币体系。笔者认为,中本聪就是当代的古登堡,他与乔布斯、比尔·盖茨、林纳斯·托瓦兹、温顿·瑟夫、蒂姆·李这些闪耀的名字一样,都是改变世界的灵魂级人物。中本聪不仅用比特币诠释了一个不依赖于传统势力的金融和货币体系,更打造了一种可编程、高度智能的技术宏伟蓝图。因此,他应该受到人们以及后人的崇敬,一如我们视古登堡、牛顿、爱因斯坦等为人类文明的思想宝库,我们也应该将创造了区块链技术的中本聪视为这座思想宝库的最杰出的缔造者之一。中本聪留给我们的——不仅有比特币与区块链,还有可编程数字社会的未来及其技术愿景,以及去中心化的技术遗产。

作者:中本云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