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 相关帖子 文章

加密艺术与传统艺术一样都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寄语: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有了梦想,就要不断的去追逐。这样,梦想才有可能实现。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数字艺术也逐渐开始艺术化。当全球最大拍卖公司之一的佳士得宣布将于2020年10月7日进行正式拍卖《心灵肖像》(Portraits of a Mind)比特币主题系列艺术品中的第二十一幅作品时,人们似乎猛然发现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艺术市场已开始悄然升温。

在过去,数字艺术一直被认为是不可能被货币化的。这是因为艺术品假如仅以数字形式存在,比如数字图像或数字视频等,会导致很容易被截屏或是复制粘贴,而且很难追踪到底是不是原始艺术品,这就会导致数字艺术品在商业销售过程中被降低价值。不过,随着非同质化代币的出现,这种全新的数字艺术品代币化形式可以通过代币追溯原件,也让数字艺术品获得商业价值变得容易得多,人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真正“拥有”作品原件。

对于数字艺术而言,非同质化代币非常重要,过去艺术形式中最大的问题就是难以创造价值和交换价值,但代币化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当艺术家把自己制作的数字资产添加到数字画廊时,代币就会通过智能合约自动生成并存入艺术家的钱包。代币与艺术品锚定的永久链接将会是一种唯一性资产,代表原始艺术品的所有权和真实性。作品一旦被创建,就可以在特定区块链上被赋予生命,粉丝或收藏家可以在交易平台购买它,之后也可以像其他稀有艺术品一样被收藏家交换、交易或持有。

只有找到了能够激励艺术家、画廊营业者、以及其他从业人员的方法,让他们从劳动中获得报酬,数字艺术才会长期稳定地发展。而这,正是区块链技术和非同质化代币改变游戏规则的地方:非同质化代币能持续证明艺术品的独特性,从而可以确保数字艺术品原件被一次又一次地出售和转售,且每次交易发生时艺术家都能从获利,因为这种模式早已被刻进代码中了。

其实早在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艺术家们就开始尝试使用计算机来创造作品了,但数字艺术品直到最近才在区块链平台上实现了标记化。许多数字画廊是到2018年初才开发和推出基于以太坊的非同质化ERC-721代币的。

传统的艺术界总是对数字艺术不屑一顾,因为传统艺术家认为数字艺术是可复制的,这种特质违背了艺术品“独一无二”的本质。但自从有了非同质化代币之后,收藏家们便可以证明自己拥有原始数字资产。作为一个刚刚兴起的行业,让“加密艺术”被更广泛的主流艺术家所接受依然存在一定障碍,尤其是很多人并不太理解“非同质化代币”这种深奥的技术,但现在情况似乎已经有所好转。业内人士可以明显感觉到半年前和半年后对比,在招募主流艺术家进入加密艺术领域时难度变小了。

现在,艺术家们也开始逐渐发现加密艺术市场正在崛起。比如,艺术家特雷弗·琼斯(Trevor Jones)创建的数字艺术作品“毕加索的公牛”在Nifty Gateway上就拍出了55,555美元的高价;另一幅基于比特币价格波动行为的数字艺术作品“ Right Place&Right Time”售价也高达10万美元。在非同质化代币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全新创意媒介中,艺术家能够完成与自然艺术完全无关的工作,这也是他们倍感兴趣的主要原因。

此外,数字艺术还有一个新奇之处就是创建了多个不同“销售层”,你可以将其看做是一种“艺术衍生品”,收藏家可以按“层”单独购买艺术品,这些分层的作品通常能为所有者提供“可编程”选项,比如调整原作品颜色、角度、甚至是“状态”,继而为收藏者创造了全新的收入来源。

那么问题来了,会不会有那么一天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艺术的市场价值能超越传统实体艺术呢?从目前状况来看,似乎还没有多少人愿意承认。至少在短期内,大家都觉得加密艺术不会影响到传统艺术的销售。非同质化代币艺术品如果想要实现大规模增长同样需要依赖全球艺术品销量增长来实现的,而不是通过从实体艺术品行业中吸引买家来实现。从这个角度来看,受益最大的将会是数字艺术家,因为他们永远不会在非同质化代币技术发明之前出售自己的艺术品,这也使得其艺术品价值变得更高。

此外,加密投资公司摩根溪联合创始人兼合伙人安东尼·庞普里亚诺(Anthony Pompliano)也指出,数字艺术可以做一些在传统艺术领域无法实现的事情。比如房主或艺术品收藏家只需在墙上挂一个电子显示屏,就可以在预定方向上周期性地循环不同的艺术品。不仅如此,数字艺术还可以永远存放在以太中,不用担心会遭受物理损坏,那些昂贵的艺术品保险可能已成为过去。

不得不说,数字艺术行业能在今年年爆发也有一些特殊原因:毕竟今年全球新冠病毒疫情导致人们无法出行,许多艺术馆和美术馆也被迫关闭,而数字艺术让人们只需在家中、电脑上、或是手机上即可与艺术品互动,而且还能轻松来回发送图像和视频。我们可以看到,在疫情期间人们对于数字艺术的热情正在加速上升,显而易见数字艺术非常适合历史上的这段时间,尤其是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艺术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人们并不会因为博物馆不营业了就停止欣赏艺术品,因为可替代的数字艺术正在兴起。

可以这么说,新冠病毒疫情加速了全球数字化进程,也给数字艺术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不仅如此,如果区块链技术能够得到进一步普及且被更广泛的传统艺术社区所接受,无疑会增加数字艺术代币化的机会。许多业内人士认为市场对数字艺术的兴趣会在2020年激增,类似Tate Museum这样的数字博物馆或是场所正在上线更多的数字加密艺术展览,而这才仅仅是个开始。

不过从目前状况来看,加密艺术的采用速度依然比较缓慢。而普及加密艺术最大的障碍就是人们难以理解什么是非同质化代币,这对大多数人来说可能是一种“违反直觉”的全新概念让人难以理解,目前加密艺术普及存在三大障碍:

1、购买代币化艺术品的操作与传统交易模式是完全不同的,不是刷卡就能来购买加密艺术品的,你必须先创建一个用于存放非同质化代币的数字钱包,而且还需要了解一些gas费用的区块链知识——而这些可能都是加密艺术无法被快速普及的最大障碍,毕竟这些概念还没有被大范围普及;

2、目前还有许多人仍然对区块链技术感到恐惧,他们不明白艺术作品在进入区块链之前为什么需要身份识别和验证,对于纯数字艺术家而言,非同质化代币其实特别有用,而对于那些在绘画、雕塑等实体世界中进行艺术创作的艺术家来说,其实大多数并不确定是否能将非同质化代币应用到自己的艺术作品中;

3、最后一个是可扩展性问题,区块链真的可以处理所有以非同质化代币形式流动的数据吗?加密艺术本身可能与区块链无关,以太坊虽然费用昂贵且速度缓慢,但却有较好的耐用性,而且一些被外界所认为的缺点(比如高额gas费用)对于创作不同时代作品的艺术家来说也许是合理的,毕竟以太坊已经存在十多年了,但新兴艺术家们可能更喜欢在价格低廉且运作良好的平台上尝试非同质化代币。           

阿姆斯特丹大学数字人文科学助理教授乔凡尼·克拉维扎(Giovanni Colavizza)认为,加密艺术需要发展出一套类似于传统艺术的生态系统,包括博物馆、展览、策展人、拍卖行和博览会等,目前加密艺术还没有建立起一套基于市场认可度、声誉和价值的社会机制,这对于收藏家和艺术家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人们只要明白什么是非同质化代币、以及为什么这个概念如此强大之后,很快就会对其痴迷。如果在一段时间内主流艺术社区发现了比区块链技术更易于使用的工具,那么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艺术很可能会被取代。

数字艺术行业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增长速度让加密领域里的每个人都感到惊讶。根据 非同质化代币销售数据网站NonFungible.com,与艺术相关的 NFT 交易额在 9 月 18 日创下单日历史新高(162,385 美元),之后又在 9 月 22 日创下历史第二高单日交易额(123,205 美元)。自六月份以来,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艺术的销售额一直呈上升趋势。现在,我们不得不承认加密艺术与传统艺术一样都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了,而数字艺术市值肯定还将不断增长,超过实体艺术行业也将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作者本·根蒂利决定要将第二十一幅作品进行拍卖,同时该作品还有一个相关联的非同质化(NFT)代币,可以通过将真实世界与数字世界连接在一起来确保作品真实性,并赋予收藏者独特的所有权。

加⼊欧科云链社群

和全球数字资产投资者交流讨论

扫码加入欧科云链社群

相关推荐

related-posts-recommended-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