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 相关帖子 文章

万物皆可NFT? 币圈新宠火“出圈”

有人认为,加密数字资产交易市场火爆,比特币不断创新高,使得币圈的发展需要新的突破,市场需要新故事。NFT持续发展了四年,刚好在风口上,借助于DeFi(去中心化金融)的趋势,热度外溢也颇为自然。不过,目前NFT市场投机炒作盛行,等这轮泡沫破灭后,NFT才能迎来新的发展。

基于以太坊的数字艺术领域投资风头正劲,加密货币投资者开始在这一方面砸下数千万美元。

一张名叫《彩虹猫》(Nyan Cat)的GIF图片曾经卖出59万美元;3月,佳士得拍卖行史上首次以非同质化代币(NFT)形式拍卖纯数码艺术品,拍出6900万美元。而这一切,都是NFT潮热下的产物。

而这一热潮早已不限于数字艺术品收藏,在体育、音乐、游戏和其他以“粉丝经济”为驱动的行业,NFT技术的出现,已经为投资带来更多可能性。

独一无二的NFT

NFT是非同质化代币/通证(Non-Fungible Token)的简称。

比特币、狗狗币、以太币等属于同质化加密货币,每一单位的加密货币并无任何区别。假设持有10个比特币,这10个比特币之间并无差异,属性、价值完全相同,而且这些比特币与其他人所拥有的比特币也是相同的。因此无论来自于何处,任何一个比特币均可以用于支付、转账等场景,也可以互换或分割成更小的单位,例如0.01个比特币。

与同质化的代币相对,NFT的非同质化属性体现在其稀缺、不可分割和独一无二。换句话说,每一个NFT都不一样。

如果用生活化的场景作类比,NFT相当于赋予某人某张手机照片一个独一无二的编号,而这张相片因为这一编号也变得独一无二。由于不同相片本身的内容、价值和估价不尽相同,因此两张不一样的照片无法进行等价互换,也无法分割为更小的单位。

除了具有突出的非同质化特征,NFT还具有应用代币或资产支持代币的性质。

目前,基于区块链的代币有两种:一种是原生代币,如果将区块链看作是一个数字记账本,原生代币就是记账本得以运转的记账货币单位;另一种就是NFT所代表的资产支持代币。通过将外部资产或权益“上链”,实现资产的数字化,由此新产生的代币可在区块链系统中进行转移和交易。

每个NFT都拥有与众不同的ID,涉猎领域包括艺术品、收藏品、DeFi、游戏、虚拟空间、体育版面、公共设施。可对标不动产、文化作品和艺术收藏品,并能体现抽象物的价值。

从牛刀初试到冲破“币圈”

事实上,NFT并非是近两年产生的新鲜事物,其开始进入大众的视线源于一款区块链游戏——加密猫(CryptoKitties)。

2017年,在以太坊创建的加密猫游戏上线,用户可以购买、收集、出售、繁殖虚拟猫咪。不同的猫咪具有独一无二的属性组合,例如每只猫在眼睛、毛发、尾巴、嘴巴,甚至表情等组合方面各不相同。

正是每一只虚拟猫咪的独一无二,加上部分猫咪性状的稀有性,使得游戏内的猫咪形象成为NFT,用来交易与收藏。

在游戏上线的初始阶段,加密猫就贡献了以太坊上3/10的交易量。另据Money Morning网站介绍,交易史上最贵的虚拟猫咪是一只名叫龙(Dragon)的加密猫,曾经卖出了600以太币(约合17万美元)的价格。

在这之后,NFT越来越得到各界名流的青睐。“名人效应”光环之下,NFT得以“破圈”。

推特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以NFT的形式在Valuables网上拍卖会上出售其2006年首条个人推文,内容为“just setting up my twttr”(刚刚设置好我的推特)。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该条推文的最终成交价竟然超过290万美元。

据了解,多西拍卖推文的Valuables项目支持所有推特用户购买他人的推文以及出售自己的推文,每一条交易的推文都将被铸造成一枚NFT,而这些推文又称“NFTweet”。

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是加密货币的狂热粉丝,他于3月16日在推特上宣布,把一首以NFT为主题的自创舞曲作为NFT来出售。在舞曲的视频背景中,一个NFT的奖杯在太空中旋转,周围围绕着许多加密货币。

2020年10月,一位匿名买家以13万美元的价格在世界著名艺术品拍卖公司佳士得拍得一副以比特币为主题的艺术品。该藏品不仅是由比特币区块链背后代码转录而成,而且与NFT相关联,并在以太坊上进行托管。

就在上个月,佳士得的一场专场拍卖中,来自美国艺术家“Beeple”的纯数字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以近70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刷新了数字艺术品的拍卖纪录。

万物皆可NFT?

NFT的日趋火爆从其交易市场规模的壮大上可见一斑。

另据《财富》杂志网站3月报道,OpenSea作为最大的NFT交易市场,获得了2300万美元的风险融资,有望成为NFT界的“亚马逊”。

NonFungible网站数据显示,至今整个NFT市场的总交易量为540多万,而总交易额超过了5.5亿美元。

NFT为什么会火?不同人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为了说明NFT的借贷和抵押业务可能面临的质押品价值保证与清算风险,李炼炫举了一个形象的例子:假设A手中有一个NFT,对其评价是100美元。随后A和B串谋,对外声称B愿意用1000美元购买NFT。借款人C参考市场标准,给出NFT 800美元的价格评估,随后A将这个NFT质押给C,借出800美元,并且不打算还款。后来B撤回自己的报价,只愿意给50美元购买NFT,那么C手中的NFT抵押物将贬值,并有实际损失。

另一种观点认为,加密数字资产交易市场火爆,比特币不断创新高,使得“币圈”的发展需要一个新的突破口,市场需要新故事。NFT持续发展了四年,刚好在风口上,借助于DeFi(去中心化金融)的趋势,热度外溢也颇为自然。

而对于“万物皆可NFT”的说法,李炼炫直言,现在的NFT市场不规范,鱼龙混杂,投资炒作风气严重。这一说法容易忽略转化为NFT的严格条件,大量伪NFT的出现极有可能被用于炒作和欺诈。

但在欧科云链首席研究员李炼炫看来,加密货币市场牛市和NFT关联不大,并且DeFi+NFT的模式存在显著的“定价问题”。因为非标准化是NFT的资产特性,人们对独一无二的资产难以形成统一的评价,从而统一的价格标准也很难形成。

据悉,转化成NFT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可数字化,二是独一无二性,或者稀缺性。

对于第一个条件,李炼炫称,除了本身就是数字形式的物品外,可上链的非数字对象也可变成NFT,但这种数量很少。

假设区块链能够应用于实体资产的交易市场和监管,得益于NFT的唯一性和确权性,将有可能使得“上链”的实体资产流动性更好,可进行高效交易,并且无法伪造资产。

实体资产的“上链”是NFT前景讨论的一个热点。以汽车、房产为代表的实体资产防伪成本高且流动性差,交易的制度成本和信用成本较高。因此,在不动产的交易环节,政府的监管部门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NFT对象的第二个条件为稀缺性。如果不具有稀缺性,那么网络世界中数字化的视频、音频、图片、推文均可被随意复制、模仿。而且缺乏稀缺性也无法支撑一些艺术品或收藏品的高定价。即使“规模化的工业品”被赋予了较高的定价,但这种泡沫价格的形成不排除炒作的成分在其中。

但是在目前,众多实体资产无法真正上链和纯数字化。李炼炫解释称,真正的NFT在网络世界中就可完成物权的转移,而不是在现实世界中行权,需要在现实世界中行权的NFT,都是蹭概念的伪NFT。因此,当今实体资产NFT并非绝对真实和安全。

“目前NFT市场投机炒作盛行,等这轮泡沫破灭后,NFT才能迎来新的发展。”李炼炫说。

NFT的风险与局限性

事实上,NFT在2018年曾迎来短暂的热度,但这种热度很快消失。直到3年后的今天,NFT才出现新一轮暴涨行形。

值得注意的是,NFT的应用和发展仍然面临其他风险,如生态发展遭遇瓶颈、社会认知不足、安全漏洞、政策监管等。

李炼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目前NFT的投资风险主要有如下几点:

首先,NFT市场面临着版权风险。比如艺术家的作品或者与其极为相似的作品未经授权就被“铸造”在NFT中并对外出售。

其次,随着市场的快速发展和最近NFT销售的价格过高,市场操纵也是一大风险。

另外,账户被盗和因盗窃而丢失NFT也值得引起注意。有Twitter用户发文称,他们在Nifty

Gate

way账户中丢失了NFT。

更为重要的是,NFT的市场价格较为主观。因此用户在持有的过程中,需要考虑到持有成本、流通风险、监管问题并合理投资,按照自身风险偏好,挑选合理的NFT投资方式,正确参与到NFT的发展红利期。

平台 : 金色财经

原文发布时间 : 2021-04-12 10:10:33

原文链接 : https://m.jinse.com/blockchain/1059478.html

作者、投资者和爱好者全部参与进来,而真正使NFT在艺术品收藏领域得到认可的,是传统的艺术品拍卖行开始与NFT艺术进行合作。

加⼊欧科云链社群

和全球数字资产投资者交流讨论

扫码加入欧科云链社群

相关推荐

related-posts-recommended-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