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 热点聚焦 文章

Vitalik Buterin 2020 总结:加密货币会在复杂的世界茁壮成长

2020.12.28 monicadiao

原文标题:《V 神 2020 年总结:如何重新评估世界的运转模式?》
撰文:Vitalik Buterin,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来源:链闻 ChainNews
翻译:0x33、0x13,来自律动 BlockBeats
链接: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750222428507.htm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正旅居新加坡。我在新加坡的这座城市中度过了将近半年的时间,虽然对于很多人而言半年时间并不长,但是对我自己来说,是近十年来在异地停留的最长时间。

历经漫长的战斗,新冠疫情这个可能是自 1945 年以来人类面临的第一个 Boss 级的疫情似乎得到了控制,城市也开始变得正常起来。虽然,对于整个世界的 78 亿人口而言,依旧有些地区面临着严峻的处境,但是现在在黑暗中已经可以望见一丝曙光,新冠疫苗的迅速研发、推广将帮助人类完成这次艰巨的挑战。

由于种种事件的发生,2020 年可以被称为魔幻的一年。随着「挂机(AFK)」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拘谨并充满了挑战,互联网的发展也开始变得超乎寻常,带来的后果也好坏参半。

世界各地的政治也已经走向了一个奇怪的方向,我不断地为许多政治派别的前景感到担忧,一些政客为了他们的一己私利毫不犹豫地放弃了他们应当遵守的基本原则。不过,与此同时,一些不寻常的黑暗角落正在闪烁着希望的光芒,交通、医学、AI,当然还有区块链和加密领域,这些新技术的诞生可能会开启人类发展的新篇章。

Vitalik Buterin 2020 总结:加密货币会在复杂的世界茁壮成长
我们是从这里开始的
Vitalik Buterin 2020 总结:加密货币会在复杂的世界茁壮成长
我们要去的地方

因此,2020 年是一个思考关键问题的绝佳时刻:我们应该如何重新评估这个世界运转的模式?哪些看待、理解和推演世界运转的方式在未来几十年会更有用,哪些方式将不再那么有价值?哪些方式是我们之前没有看到,但一直以来都是有价值的?

在本文中,我将给出一些自己的答案,虽然我的想法可能并不全面,但我会深入挖掘一些有意思的内容。而且,这些想法中,哪些是对现实变化的认识、哪些只是我自己长时间的观察发现,其实很难在二者之间划上一条明显的分界线,大多数情况是两者结合。我认为这些问题的答案无论是对加密领域还是更广阔的领域而言,都有着深刻的意义。

经济学角色的转变

一直以来,经济学所关注的都是实物形式的「商品」:食品、制造业小零件、买卖的房屋等。实物资产具有一些特殊的属性:它们可以转让、销毁、买卖,但是不能复制。让一个人使用一个另一个人正在使用的物品是不现实的,许多物品只有在直接「消耗」的情况下才有价值。

制作一个实物的十份复制版需要的资源可以看作是制作一份复制版的十倍(几乎是十倍,而且规模越大越接近)。但在互联网上,适用的规则却截然不同。在互联网上复制一次很简单,我可以十分便捷地复制一篇文章或一段代码,虽然写一篇文章或一段代码是需要花费相当大的精力的。但是当一篇文章或一段代码完成后,无数人可以下载并使用,它们并不是「消耗品」,虽然之后可能会被更好的产品所取代,但在被取代之前,它们可以永远地为人们提供价值。

在互联网中,「公共商品」占据着主要位置。当然,互联网中也有私人商品,特别是以个人稀缺的专注度和事件以及虚拟资产形式存在的商品。但是总体而言,互联网中的大部分商品是一对多,而不是一对一的。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的是,所谓的「多」很少能轻易地映射到我们传统的一对多互动结构中,如公司、城市或国家;相反,这些公共产品通常是在全世界广泛分散的人群中被公开使用的。

许多服务于广泛人群的在线平台需要被治理,以决定其功能、内容审查政策或其他对其用户社区十分重要的措施。但是在这些平台,用户社区很少清晰地映射到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东西。当 Twitter 经常成为美国政客和地缘政治对手代表之间公开辩论的平台时,美国政府如何治理 Twitter 才算公平?但显然,治理方面的挑战依然存在,因此我们需要更具创造性的解决方案。

这不仅仅是「纯粹的」在线服务的兴趣所在。尽管物理世界中的商品,如食物、房屋、医疗、交通等仍然和以往一样重要,但这些商品的改进甚至比以往更依赖于技术,而技术进步确实是通过互联网来实现的。

Vitalik Buterin 2020 总结:加密货币会在复杂的世界茁壮成长

在以太坊生态中,由最近的 Gitcoin 四轮融资资助的重要公共产品的例子。开源软件生态系统,包括区块链,都极大地依赖于公共产品。

但同时,经济学本身似乎也是处理这些问题的一个不太有力的工具。在 2020 年的所有挑战中,有多少可以通过观察供求曲线来理解呢?

一种方法是通过观察经济学和政治之间的关系来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在 19 世纪,这两者经常被看作是联系在一起的,这个学科叫做「政治经济学」。在 20 世纪,两者被分割开来。但在 21 世纪,「私人」和「公共」之间的界限再次变得模糊起来。政府的行为更像市场行为者,而公司的行为更像政府。

我们看到这种融合也开始发生在在加密领域,研究者们关注的目光越来越多地将焦点转向治理的挑战。五年前,加密领域正在探索的主要经济议题与共识理论有关。这是一个目标明确的可操作的经济学问题,所以我们会在一些场合获得优质的清晰的结果,比如自私挖矿论文。一些主观性的观点(比如量化去中心化)是存在的,但它们很容易被封装起来,与机制设计的形式化数学分开处理。

但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看到区块链上诞生了越来越复杂的金融协议和 DAO,同时也看到了区块链内部的治理挑战。比如:BCH 是否应该将其区块奖励的 12.5% 重新用于支付给开发者团队?如果是这样,谁来决定这个开发者团队是谁?Zcash 是否应该将其 20% 的开发者奖励再延长四年?这些问题当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进行经济学分析,但是分析不可避免地会长时间处于协调的状态,不断的调整,「谢林点(Schelling points)」和「合法性(legitimacy)」这些概念用数字来表达要困难得多。所以,需要一门混合学科,将形式上的数学推理与人文推理的柔和风格结合起来。

我们想要数字化国家,但我们得到的是数字主义

从 2014 年左右开始,我在加密领域相当早地开始关注了一个最迷人的事情之一就是:它是如何迅速地开始复制整个世界的政治模式的。我的意思并不只是在一些广泛的抽象意义上,即「人们正在形成部落并相互攻击」,我的意思是相似性,这些相似之处的深刻与具体令人惊讶。

先讲一个故事。从 2009 年到 2013 年左右,比特币世界是一个相对纯真快乐的地方。社区在迅速发展,价格在不断上涨,关于区块大小或长期方向的分歧虽然存在,但主要是学术性的,与帮助比特币成长和繁荣的共同大目标相比,这些分歧微不足道也没有人会一直揪着不放。

但在 2014 年,分裂开始出现。比特币区块链上的交易量达到了每块 250 千字节,并不断上升,首次引起了人们对区块链使用量限制在提升之前可能真的会达到 1MB 限制的担忧。非比特币区块链在这之前其实一直都是一个小配角,但是从那时起突然间成为了这个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太坊可以说是这些区块链中的领跑者。

而正是因为这些事件,此前被隐藏在平静的表象下的分歧突然炸开了锅。「比特币至上主义」的理念是,加密领域的目标不应该是一个多样化的加密货币生态系统,而应该只包括比特币。这个理念从一个小众的好奇心,发展成了一个引人注目的、愤怒的运动,Dominic Williams 和我很快看清了它的本质,并给它取了「比特币至上主义」这个名字。它主张不管交易费用有多高,都应该非常缓慢地增加区块规模,甚至永远不要增加区块规模的小区块理念开始扎根。

比特币内部的分歧很快就会变成一场全面的内战。Theymos 是 Reddit 论坛上话题板块 /r/bitcoin subreddit 的主要运营者之一,他也是其他几个关键的公共比特币讨论空间的运营者,他利用这个职务之便采取了极端的审查制度,将他(倾向于小区块的)观点强加给社区。

作为回应,大区块支持者们转移到一个新的话题论坛上 /r/btc。一些人勇敢地试图用外交会议来化解紧张局势,包括在香港举行的一次著名的外交会议,并达成了一个似乎的共识,不过一年后,小区块派最终会背弃了协议。到了 2017 年,大区块派系已经坚定地走上了失败的道路,同年 8 月,他们进行了分叉,在各自独立的比特币区块链延续上实现自己的愿景,他们称之为「比特币现金」(代币 BCH)。

社区的分裂是混乱的,从分叉后的沟通渠道的分裂就可以看出这一点。/r/bitcoin 由比特币(BTC)的支持者控制 . /r/btc 由比特币现金(BCH)的支持者控制。Bitcoin.org 被比特币(BTC)的支持者控制。Bitcoin.com 则被比特币现金(BCH)的支持者控制。双方都声称自己是真正的比特币。结果看起来非常类似于那些时常发生的导致一个国家分裂成两半的内战,双方以几乎完全相同的名字自称,不同的只是每一方的名字都是「民主」、「人民」和「共和」这些名词的不同搭配。双方都没有能力消灭对方,当然也没有更高的权力机构来裁决这场争端。

Vitalik Buterin 2020 总结:加密货币会在复杂的世界茁壮成长

上图展示了主要的比特币分叉历史事件,这个数据截至 2020 年,还不包括 Bitcoin Diamond、Bitcoin Rhodium、Bitcoin Private,或任何其他长长的其他一些分叉后并不太出名的比特币分叉项目,不过我强烈建议你完全忽略这些分叉,或者卖掉他们(也许你也应该卖掉上面列出的一些分叉,例如 BSV 绝对是个骗局!)

大约在同一时间,以太坊也发生了混乱的分裂,以 DAO 分叉的形式出现,这是对以太坊上第一个主要智能合约应用中超过 5000 万美元盗窃事件的一个备受争议的解决方案。就像在比特币事件中一样,先是内部的纷争,虽然只持续了四个星期,然后是区块链分叉,紧接着出现了两条链,以太坊(ETH)和以太坊经典(ETC)。命名的纠纷和比特币一样有趣:以太坊基金会在 Twitter 上持有 ethereumproject 这个账户,但以太坊经典的支持者在 Github 上持有 ethereumproject。

一些以太坊方面的人会认为,以太坊经典的「真正」支持者很少,整个事件主要是比特币支持者的社交攻击:要么支持符合他们价值观的以太坊版本,要么造成混乱,直接摧毁以太坊。我自己在一开始也有些相信这些说法,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逐渐意识到这些说法被过度夸大了。虽然一些比特币的支持者确实曾试图按照自己的想象来塑造结果,但在很大程度上,就像许多冲突中的情况一样,「外人干涉」这张牌是许多以太坊支持者(某种程度上包括我自己)下意识地用来屏蔽自己的心理防线,因为我们自己社区内的许多人确实有不同的价值观。幸运的是,这两个项目之间的关系后来有所改善,部分得益于 Virgil Griffith 出色的交际技巧,以太坊经典的开发者甚至同意转移到了另一个 Github 页面。

内斗、联盟、集团、与内斗参与者结盟,这些你都可以在加密领域里看到。虽然幸运的是,这些冲突都是虚拟的、在线的,没有现实生活中发生的这种事情往往会带来的极其有害的人身后果。

那么,我们能从这些事情中学到什么呢?

一个重要的启示是:如果像这样的现象发生在国家之间的冲突、宗教之间的冲突以及纯数字加密货币内部和之间的关系这样迥然不同的情境中,那么我们所看到的或许就是人性中不可磨灭的外显现象,有些东西比起通过改变我们组织什么样的群体来解决要困难得多。所以,我们应该预计,在未来几十年里,这样的情况会在很多场合继续上演。也许比我们想象的更难区分这种情况可能带来的好处和坏处:那些促使我们战斗的能量也促使我们做出贡献。

到底是什么在激励着我们?

2000 年代的一个重要知识背景是认识到非金钱动机的重要性。人们的动机不仅仅是在工作中赚取尽可能多的金钱,在家庭生活中从金钱中获取享受;即使在工作中,我们的动机也来自于社会地位、荣誉、利他主义、互惠、贡献感、对什么是好的和有价值的不同社会观念等等。

这些差异是非常有意义的,也是可以衡量的。举个例子,请看瑞士的这项关于不道德工作补偿差额的研究:如果一份工作被认为是不道德的,雇主要额外支付多少钱才能说服某人去做这份工作?

Vitalik Buterin 2020 总结:加密货币会在复杂的世界茁壮成长

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影响是巨大的:如果一份工作被广泛认为是不道德的,你需要给员工支付几乎两倍的工资,他们才会愿意做这份工作。根据个人经验,我甚至认为两倍工资也是被低估了的情况:在许多情况下,一流的工人几乎不惜任何代价也不会愿意为一家他们认为对世界不利的公司工作。

难以量化的「工作」(比如口碑营销)也有类似的影响:如果人们认为一个项目好,他们就会免费做,如果觉得不好,他们就根本不会做。这也很有可能是为什么那些筹集了大量资金却不择手段的区块链项目,甚至只是企业控制的以盈利为目的的「VC 链」往往会失败的原因:即使是手握 10 亿美元,也无法与一个有灵魂的项目竞争。

也就是说,在几个方面对这个事实过于理想化是可能的。

首先,虽然这种去中心化的、非市场的、非政府的、社会认知良好的项目的补贴是巨大的,可能每年在全球范围内达到几十万亿美元,但它的影响不是无限的。如果一个开发者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通过「纯粹的意识形态」每年赚 3 万美元,另一种是通过在项目中插入一个不必要的代币来获得 3000 万美元的 IC0,他们会选择后者。

其次,理想主义动机的动机是不均衡的。Rick Falkvinge 的 Swarmwise 通过指出政治激进主义作为一个关键的例子,强调了去中心化的非市场组织的可能性。而这是事实,政治活动主义不需要获得报酬。但时间较长、比较辛苦的任务,甚至是像做好用户界面这么简单的事情,就不是那么容易被内在激励的了。所以如果过于依赖内在动机,就会出现一些任务超额完成,而另一些任务完成不好,甚至完全忽略的项目。

第三,人们对工作内在吸引力的认知可能会发生变化,甚至可能被操控。

对我来说,从中得出的一个重要结论是文化的重要性 (以及那个极其重要的词语「叙事(narrative)」,这个词已经被加密领域有影响力的人不幸地毁掉了)。如果一个项目拥有很高的道德地位,就相当于该项目拥有两倍甚至更多的资金,那么文化和叙事就是极其强大的力量,指挥着相当于几十万亿美元的价值。而这甚至还没有涵盖这种概念在塑造我们对合法性和协调性的认知方面的作用。

所以任何影响文化的东西都会对世界和人们的经济利益产生巨大的影响,我们将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各种行为体系统地、有意识地做出越来越复杂的努力。这就是非货币性社会动机重要性的黑暗结论:它们为战争的永久边界和最后边界创造了战场,幸运的是,这场战争通常不是致命的,但不幸的是不可能为其制定和平条约,因为要决定什么才算得上是一场战争,文化战争是多么的主观。

大 XXX 形态一直存在

20 世纪最重要的争论之一是「庞大政府」和「大企业」之间的争论——两者的排列方式各不相同 : 老大哥、大银行、科技巨头,它们也不时出现在舞台上。在这种环境下,伟大的意识形态通常被定义为试图废除他们不喜欢的各种大 XXX:比如以公司为中心的主义,无政府资本主义对政府的影响等等等。

回顾 2020 年,人们可能会问:哪些伟大的意识形态成功了,哪些失败了 ?

让我们来看看一个具体的例子 :1996 年的《网络空间独立宣言》:

「工业世界的政府们,你们这些令人厌倦的由肉体和钢铁组成的巨人,我来自思想的新家园——网络空间。代表未来,我请求过去的你们不要再纠缠我们了。我们不欢迎你。在我们聚集的地方,你们没有主权。」

以及有着类似精神的加密无政府主义宣言 :

「计算机技术即将为个人和群体提供以完全匿名的方式相互交流和互动的能力。两个人可以在不知道另一个人的真实姓名或合法身份的情况下交换信息、进行业务谈判和签署电子合同。通过对加密包和防篡改盒的广泛重新路由,网络上的交互将是不可追踪的,这些加密包和防篡改盒以近乎完美的保证来实现加密协议,防止任何篡改。」

声誉将是至关重要的,在交易中甚至比今天的信用评级重要得多。这些发展将完全改变政府监管的性质,税收和控制经济互动的能力,保密信息的能力,甚至将改变信任和声誉的性质。

这些预测进展如何 ? 答案很有趣 : 我想说的是,他们在一个方面成功了,不过在另一个方面失败了。

那么成功是什么 ? 我们通过网络来进行各种交互,我们有强大的密码学,即使是国家行为者也很难打破这一点。我们甚至拥有强大的加密货币,其智能合约功能是上世纪 90 年代的思想家们几乎都没有预料到的,我们正越来越多地通过零知识证明向匿名的声誉系统发展。什么失败了 ? 政府并没有消失。

那么什么是完全出乎意料的呢 ?

也许最有趣的情节转折是,这两种力量多数情况下其实是相互的。总的来说,他们并不像死敌一样行事,甚至在政府内部也有很多人正在认真地寻找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以及新形式的加密信任友好的方法。

我们在 2020 年看到的是:大政府一如既往的强大,但大企业也一如既往的强大。「大型抗议者们」也一如既往地强大,大型科技公司也是如此,或许很快大型密码学也会如此。这是一个人口稠密的丛林,在许多复杂的角色之间有一种不安的和平。

如果你把成功定义为其中一种强有力的行为者消失或者说消失的甚至还得是你不喜欢的那一类行为者的话,你很可能会失望地离开 21 世纪。但如果你更多地通过发生了什么而不是没有发生什么来定义成功,并且你也能接受不完美的结果,那么你就有足够的空间让每个人都感到快乐。

在茂密的丛林中茁壮成长

所以我们有这样一个世界 :

  • 一对一的交互不那么重要,一对多和多对多的交互更重要。
  • 环境要混乱得多,很难用干净而简单的方程建模。多对多的交互遵循着奇怪的规则,我们仍然没有很好地理解这些规则。
  • 环境是密集的,不同类别的有权势的角色被迫紧密地生活在一起。

在某种程度上,这个世界对我这样的人来说不太方便。我从小就学习经济学,它专注于分析简单的物理对象和买卖,而现在,我不得不与这样一个世界作斗争,在这个世界里,这种分析虽然不是说完全无关紧要,但却明显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也就是说,过渡总是充满挑战的。

事实上,对于那些认为转型并不具有挑战性的人来说,转型才是尤其具有挑战性,因为他们认为转型只是证实了他们一直以来的想法。如果你现在仍在按照 2009 年创作的剧本行事 (当时,金融危机是人们脑海中最近的关键事件),那么几乎可以肯定,过去 10 年发生的一些重要事情你错过了。一个结束了的意识形态就是一个死亡的意识形态。

在这个世界上,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将发挥重要作用,原因比许多人想象的要复杂得多,而且与文化力量和任何金融力量都有很大关系 (加密货币是最被低估的大牛领域之一,我一直认为黄金的价值不高,而年轻一代意识到这件事了,那么他们手中的 9 万亿美元必须有个新去处)。

同样,复杂的力量也会让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变得有用。可以很容易地说,使用中心化服务可以更有效地完成任何应用程序。但在实践中,社会协调问题是非常现实的,大家不愿意加入一个甚至被认为是非中立的体系,或者说对第三方的持续依赖的体现,这也是真实存在的问题。因此,声称要取代区块链的各种中心化、甚至基于联盟的方法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而「愚蠢和低效的」基于区块链的公共解决方案只是静静地向前发展,并获得实际采用。

最后,这是一个有非常多学科的世界,很难把它分解成不同的层并分别分析每一层。你可能需要在某个层面中间就从一种分析风格转换到另一种分析风格。事情的发生总是出于奇怪和不可思议的原因,总是有惊喜。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我们如何适应它 ?

加⼊欧科云链社群

和全球数字资产投资者交流讨论

扫码加入欧科云链社群

相关推荐

hot-news